• <input id="omew6"><label id="omew6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tbody id="omew6"><blockquote id="omew6"></blockquote></tbody>
  • Cehui8.com 測繪地理信息領域專業門戶
  • 首頁 > 測繪新聞 > 互聯網

   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事件最新進展 程序員燕飛宏發布辟謠聲明

    2019-01-24 16:34:43 來源:
    聊聊

    最近,程序員鎖死服務器事件鬧得沸沸揚揚,被鎖死服務器的螃蟹游戲公司前員工燕飛宏于今日(1月24日)回應此次“服務器鎖死”事件,發布《已倒閉某科技公司前員工的辟謠聲明》。

   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事件原委:

    1月20日,微博用戶@首席內幕館 發博稱:一款做了兩年的游戲在上線測試當天,被一個員工鎖死服務器和電腦,最終項目失敗,創始人負債數百萬。

    1月21日,該游戲創始人尹柏霖向記者證實了此事,并表示: 在創業失敗以后,他已經重新找工作繼續上班,目前仍然負債上百萬。他已經與律師溝通,預計會在未來對涉事員工燕飛宏進行起訴。

    1月22日,記者聯系到涉事員工燕飛宏。他稱,尹柏霖及螃蟹游戲所言均是編造。相關輿論害他丟了工作,他已經于1月21日離職另一家游戲公司。他打算找律師處理這件事情。

    另外,一名自稱曾與燕飛宏做過同事的人士告訴記者,“說實話,他在我們公司的時候,表現出來的就是螃蟹游戲形容的樣子。”

    ▲《生靈怒》游戲視頻截圖

    ▲《生靈怒》游戲畫面

    公司說法:

    600萬游戲項目灰飛煙滅

    2016年3月,尹柏霖與其他合伙人共同注冊了深圳市螃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螃蟹游戲”),并開始了手游《生靈怒》的研發。

    據尹柏霖介紹,《生靈怒》做的是高度原創的RTS和消除連線結合,全球同服、實時對戰的手游,幾十個兵種同屏實時對戰,每一個都是單獨的AI運算。

    尹柏霖稱,這款游戲兩年共耗費了600萬,但最終因為C++主程序員燕飛宏在測試當天關服鎖電腦,并拒絕交接工作,最終導致游戲項目失敗。

    2017年12月15日,手游《生靈怒》上線測試當天中午,燕飛宏以修bug為由拒絕參與公司會議。尹柏霖親自邀請多次,燕飛宏仍然不理不睬。雙方發生短暫爭執以后,燕飛宏摔鍵盤走人。

    尹柏霖稱,等到下午測試時,多方都聯系不上燕飛宏。公司服務器和電腦均被他鎖死,他的簽名也在晚上改成了“大吉大利,螃蟹掛逼”。

    螃蟹游戲為獨立游戲開發商,服務端僅燕飛宏一人。

    據尹柏霖的說法,在上線測試當天惡意失蹤后,燕飛宏拒絕交接工作,這直接導致新聘請的員工無法開展新工作,整個項目進展延后數月。2018年春節后,燕飛宏先后兩次到螃蟹游戲辦公地點鬧事,以代碼要挾重新回到工作崗位,但遭到了全體員工的集體反對。

    等到2018年8月左右,螃蟹游戲研發的《生靈怒》“搶救了大半年撐不住了”,創業項目最終以失敗告終。

    在燕飛宏惡意失蹤以及上門鬧事的時候,螃蟹游戲先后兩次撥打110報警,但由于此事為民事、經濟糾紛,只能通過訴訟解決。

    ▲知乎用戶曬出的照片,螃蟹游戲的辦公地點,現已轉租出去

    燕飛宏說法:

    公司捏造事實,都是編的都是假的

    1月22日,記者聯系到程序員燕飛宏求證此事,他說:“尹柏霖是捏造事實,都是編的,都是假的。”

    對于沒有參與2017年12月15日會議的事情,燕飛宏稱,當時他正在解決問題,沒有聽到。后來尹柏霖對他進行人格侮辱,所以兩人就吵了起來。

    螃蟹游戲負責人尹柏霖則表示,公司只有一個單間,就在他旁邊的沙發開的會,所有人都在等他,公司全體人員都看著他,叫了不止十次。

    而對于鎖掉電腦和服務器,兩人也是各執一詞。

    C++主程序員燕飛宏強調道:“不存在,我沒有那個能力把服務器鎖掉。服務器是云服務器,是由他(尹柏霖)掌控的。”

    對此,創始人尹柏霖向回應道:“他直接走掉后,電腦密碼和服務器密碼都沒有告訴我們,電腦密碼是找修電腦的打開的,服務器密碼是找別的后端朋友找回的。”

    同樣地,在交接工作上,兩人的說法也是各不相同。

    燕飛宏稱他已經完成了工作上的交接,而尹柏霖則告訴記者,“交接工作至少需要1個月時間,他一分鐘都沒交接。”

    ▲螃蟹游戲在TapTap平臺上的得分,共有63人評價

    游戲做不走,究竟該怪員工還是怪公司自身?

    1月21日,記者加入到手游《生靈怒》的官方QQ群,該群目前有528人。

    一位玩家在該群發言稱,他17年就進群,當時游戲挺好的。后來換了QQ,最近才從別的渠道得知游戲黃了,趕緊上號,沒想到是這個原因,挺生氣的。

    雖然大部分人都對《生靈怒》表示看好和遺憾,但群內也有質疑的聲音:“那么好的產品,這樣夭折,很可惜。燕飛宏僅在職3月,就致使做了兩年耗費600萬的項目失敗。我認為,應該找找公司自身的問題。”

    記者就此咨詢了創始人尹柏霖,他稱:“要命的3個月啊,沒有燕飛宏,我們的路要好走得多!至少一定會商業化!”

    他告訴記者,當時原本準備好在兩個月以后商業化,全平臺上線游戲,已經辦好上線手續了。

    “被他這么一搞,額外加了8個月,最終還是各種bug搞不定,沒錢投,破產。”

    至于這些搞不定的bug,尹柏霖稱,由于燕飛宏沒有交接工作,什么東西都很難查,繼任者無法順利開展新工作。

    ▲以螃蟹游戲名義發布的《告游戲行業全體同仁書》

    血淚教訓:負債上百萬

    在創業項目失敗以后,螃蟹游戲以公司的名義于2019年1月發布了《告游戲行業全體同仁書》。

    在《告游戲行業全體同仁書》中,螃蟹游戲稱“2019新春將近,本司為防各位遭受重大用人損失,特此相告。”

    “之前公司全心挽救項目無法分心,沒有將情況公之于眾,現在項目已死,創始人負債數百萬,整個團隊痛心疾首,本司以血的教訓提醒行業各位同仁:識人需明,用人當慎。”

    尹柏霖告訴記者,“當時怕曝光出來會對公司有負面影響,我們還在做產品,產品出了問題,對我們的聲譽和發售都有影響。”

    對于燕飛宏當初為何能拿到4萬高薪與分紅,尹柏霖在《關于燕飛宏事件的補充說明》中稱:“當時急于用人,沒有這個后端,項目會全部停擺。加上燕飛宏和我是老鄉兼校友(之前不認識),在明知道不該如此高薪的情況下病急亂投醫,最終助長了燕飛宏心態的畸形發展。”

    據尹柏霖所說,燕飛宏在入職以后,他以合伙人相待,所有技術都歸燕飛宏管理。即便他多次早退、經提醒后仍不悔改,但尹柏霖考慮到后端命脈,始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結果釀成大禍。

    目前,尹柏霖自稱仍然背負著上百萬的債務。

    他告訴記者,他已經重新找工作繼續上班,“公司已經垮了,兒子剛出生,我要養家。”

    ▲尹柏霖發布的《關于燕飛宏事件的補充說明》

    燕飛宏因輿論離職,將訴諸法律

    在《告游戲行業全體同仁書》被微博大V廣泛傳播開以后,深圳平行宇宙數字娛樂有限公司(下簡稱“平行宇宙”)相關負責人曾找到螃蟹游戲負責人尹柏霖核實過情況。

    據相關員工介紹,燕飛宏從螃蟹游戲離開后,于2018年入職平行宇宙。

    近日,以螃蟹游戲名義發布的《告游戲行業全體同仁書》引起了他們的注意。告知書中稱,“該員工(指燕飛宏)與我司簽有競業禁止協議,相關法律程序正在啟動,各位行業同仁切莫被其欺騙。”

    1月22日,記者致電平行宇宙的相關人士,對方表示燕飛宏已經于1月21日離職。

    程序員鎖死服務器事件最新進展 程序員燕飛宏回應:純屬編造,法庭見

    1月24日,程序員燕飛宏表示,“現在是無業狀態,他(尹柏霖)這么搞,搞得我無法上班了。我今天有時間了,準備先去立案,然后再去找律師來處理這個事情。”

    今日(1月24日)燕飛宏正式發布《已倒閉某科技公司前員工的辟謠聲明》,鎖死服務器的情況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    燕飛宏正式發布《已倒閉某科技公司前員工的辟謠聲明》全文

    正所謂外行人看熱鬧,內行人看門道,同為程序員的小編一開始也是和部分同行一樣不相信服務器可以“被”鎖死的——首先,電腦關閉不等同于服務器關閉,正如聲明所說:游戲服務器并非螃蟹游戲公司的,對服務器有最高權限的還是服務器商(空間商),只要螃蟹游戲公司負責人打電話給空間商,一切鎖死(如果真的鎖死了服務器)都會立刻被解決。

    程序員一向是邏輯嚴謹,行事謹慎的代表,即便真的與同事有什么矛盾,也不會允許自己的作品出問題。究竟是不是公司負責人推卸責任,相信不久法院就會給出公正的評判。(本文由中國測繪網作者上傳并發布,中國測繪網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。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中國測繪網立場。未經作者許可,不得轉載)

       聲明:中測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

    返回頂部
    福建体彩11选5